Mr’s Z

〖天涯客〗——辛苦最怜天上月

*中秋把小心心送给最爱的天涯客

 

  药泉寺。


  中秋是万家齐欢的日子,寺庙里挤满了凑日子烧香求解的百姓。一束束的烛火斑驳出纷乱的人影,在清幽的古墙上涂抹着温暖的期许。


  佛法这东西说来清浅。对于老百姓来说,佛,就是每年到头的好收成。只要有这么一点念想,现实再苦心里也还能燃起一点光亮。所以他们虔诚地三叩九拜,希望老天有眼,愿意施舍些轻松的日子。

 
  周子舒定定地站在寺庙的角落里,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人一拜又一拜,自己却没什么兴趣。


  他也不是不信佛。


  若说不存在超脱于自然的存在,天底下那么多弄巧成拙的奇事,又怎会生的如此荒诞?


  甚至他自己年少的时候在佛祖面前心中不太尊敬,立刻就有一只不知道哪儿飞出来的虫子突然在他眼前穿过,真就像是慈眉善目的一个玩笑。


  可“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善意总让人难以相信。攒几两碎银送给老天爷,他真的就愿意无私的赏赐你荣华富贵吗?


  凭什么?


  仁慈吗?


  周子舒笑了笑,可能自己有些刻薄吧。


  不知道从哪儿刮来了一小阵寒风,掐断了他的思绪,他觉得有点冷,想往庙里缩一缩。


  七窍三秋钉是拔出来了,可也确实如七爷所言,落下了点畏寒的毛病。他自己本来也不是很在意,奈何身边天天有人为他添衣护暖,时间长了,周子舒自己也注意了些。


  这条阎王爷指缝里抢回来的命,如今也再不是了无牵挂了。


  他转身朝角落里的钟楼走去,这儿还算清净,没什么人。烛火幽微,陈旧的物什不动声色。


  突然,阁楼的窗子被人推开,一个影子般轻盈的人落了下来。


  周子舒头也不抬的说“进了庙里就没见你人影,你总不会真去凑热闹拜个佛吧?”


  “我哪儿敢啊,佛祖见了我不得气得下凡来。”人影从黑暗里走出来,懒散的回答。


  “不过阿絮,你这耳朵真是越来越灵了,是能听音辨人...”


  温客行恬不知耻的凑上去:“还是单单认准我一个人啊?”


  周子舒面无表情的装聋子:“那你是去做甚?总不会去拜月老吧。”


  温客行“......”


  周子舒:“算了。东西拿出来吧,老远就闻出味儿了。”


  温客行就势转移话题:“五芳斋刚出的月饼,蟹黄馅儿的,还热着。你尝尝。”


  五芳斋是远近闻名的月饼铺,小作坊精工细磨出来的月饼比山珍海味还珍贵,好多人从早上排到晚上都不见得尝得上味儿。温客行与老板相识,这才掐上了新鲜出炉的月饼。


  周子舒也不含糊,接过月饼就在佛祖眼皮子底下吃了起来。


  这月饼皮薄馅厚,外皮酥脆,内里黄澄澄的蟹黄冒着热气滋着油,绵软可口,一含就都化了,确实不负盛名。


  周子舒一口气吃了两个,才缓缓停下来,抹了抹嘴:“好了,饼也吃了,殷勤我也受了,说说吧,带我来这儿到底是要做什么?”


  今天中秋,他们俩一没爹二没娘,的确实也没什么需要庆祝团圆的地方。可太阳刚下山,温客行就非要把他拽到药泉寺里逛一逛,说是换换心情赏赏月。


  呵,扯淡,谁信。


  温客行咬咬牙,决定不要脸到底,把手里攥着的那根红绳拿了出来。


  “子舒,咱们俩没名没分这么长时间了,今天晚上,不如趁着月老离咱们最近的时候把天地拜了吧。”


  药泉寺后山上有一颗千年古桂,不知道当年是谁栽下的,如今确实参天蔽日的,挺像广寒宫里传说的那一棵。寺庙里的僧人自己六根清净,不惹红尘,但望着这颗颇有些神意的古树也希望能为天下有缘人讨个彩头,就卖起了红绳,愿意的,去古树上缠上一根,希冀彼此的情分殷红热烈,经久不断。


  周子舒愣了一下,然后目光沉下来,望着阁楼的角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温客行有点忐忑。虽然他们俩这辈子八成是离不开对方了,可是拜天拜地就是对着天地立了誓。往后若是谁厌了烦了,是要被千山万水盯着,背负一辈子的债的。他自己是没什么顾忌牵绊,可是阿絮......这个连名字里都透着不拘泥的人,真的愿意为他收了飘散的心性吗?


  他心里有点没谱。


  半晌,周子舒还是没有说话,温客行轻叹了一口气,又嬉皮笑脸的说:“逗你玩儿的,结绳这种事情多幼稚,你要是不想就...”


  “走吧。”周子舒突然开口。


  “什么?”


  “我说,我们走吧。”周子舒凝视着他,然后转身就朝后山走去。


  后山上竹影散乱,周子舒踏着轻功,在灌丛中穿梭,山间弯弯绕绕的石板路忒麻烦,不如直接向上跳。


  温客行在他后面几步的距离跟着,心里还是不太安稳。


  这是怎么个意思?

  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是不是自己要求太多了?

  还是单纯是敷衍他......


  不过阿絮的功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轻功使起来真是愈发灵巧好看。这背影,啧啧啧,真是秀色可餐。


  温客行就这么没头没尾的胡思乱想,不留神就到了山顶。


   山顶微风阵阵,还没见着树就已经可以嗅到这一股子清幽的桂香。这香也像是随了桂树本身的沧桑,有那么点陈酿的醉人,悄悄的把人裹进温柔乡,陷进去,就再难以出来。


  一小块儿空地上突兀又自然的长着一棵树,壮硕的树干爬满时光的褶皱,树枝扇子一样打开,自由的舒展,无数条红绳绑在树上,被山风整齐的梳起来。天幕上,巨大的圆盘散着清冷澄澈的光,把周围的一切都照得有些神秘。


  周子舒在前方站定,转过身来。


  月华把他的五官削得格外挺拔,眼神幽微而深远,竟让温客行一时情怯。


  周子舒走近,执起他的手,牵起红神的一头,然后稍稍蓄力,轻飘飘的在树枝上点了几下,停在了树冠上。




  那人一身白衣,斜侧着身子,仔细的打着结,神情竟与山下的求佛人无异,专注而虔诚。


  温客行牵着绳子的手有些颤抖,像是抓不住的样子。


  周子舒再度起身,飞身而下,直到落地,手里都一直紧紧的拽着绳子。


  这红绳还挺长,这么远还够用,温客行痴痴的想。


  “我...那个...“


  “老温。”


  “嗯?”


  “我是不是从未跟你说过...”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①”




  周子舒唇角微微勾起,整张冷绝的脸都被这一点笑化开,睫毛在玉色上投出一片阴影。


  温客行失神许久,才大步向前,带着难以置信的颤栗亲了下去。


  这个吻本是甜的,却突然有一滴苦涩的液体渗了进去,百转千回间,让人琢磨不出到底是什么味儿。


  温客行放开他,有些狼狈的抬手遮了一下眼睛。


  周子舒笑:“怎么,温谷主不是万花丛中过,片片都沾身吗?难道还没听过别人表白,那我可不信。”


  温客行:“你和他们不一样。”




  你是我浑浑噩噩,身枷鲜血,三山六水都走遍,方才寻到的




  一束光。


  温客行把心里沸腾的思绪压了下去,无比庄重的说道:“阿絮,我这后半辈子可都是要来折腾你,烦你,腻你,你可真是想好了吗?”


  周子舒:“嗯,想好了,我若不收了你,这大庆王朝的美人们恐怕就没个安生的时候 。”


  温客行:“......”


  周子舒牵起他的手,慢吞吞的说:“再不拜,月老可就看不见了 。”


  几片乌云飞了出来,隐隐有了要盖住圆月的意思


  温客行这才回过神来,转身与他一起拜了下去。


  一拜天地。


  从此不再是天涯间羁旅客。


  二拜高堂。


  我远不知所踪的双亲,我把他引来了,这一生我就想留他一人。


  夫妻对拜。


  我,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送入洞房......


  周子舒:“别闹,这还在外面呢!诶,你...”


  月亮害羞的藏了起来。


  真是苦了中秋盼着赏月的百姓了。

——————————————
①:“若有一人皎洁如明月般在人生路途上常伴左右,用爱点亮你的心灯,那么追随他天涯海角也无妨,融热冰雪的区区寒冷又算的了什么。”——清代纳兰性德《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追仔志〗
  刚开始看“不孝子”的时候没想到能在烂泥里刨出珍珠。

  第一场初赛的时候看着这个比我大不了五岁的来自台湾的逼男的时候,就像他歌词里写的那样“你,好像还可以。”

  后来就每周挤出点时间单看这个酷仔逼男。觉得他的歌很刺,人很萌,刷微博的时候心想这反差也忒大了。这个天天喊着要吃甜甜圈,冷笑话凝结成空调的傻子可能真的就是“白痴”。

  说实话,我非常非常认可和欣赏他的歌,他的刺也正是吸引我的地方。中国歌手里敢这么“刺”并坚持下去的人太少,打开各大平台,挑来挑去我爱听的中国歌就没几首。但以现在的主流大众来说他的冠军拿的有点虚。先不说他并非本意的人设到底抬了他多少粉,就单说这种另类的风格就不太可能被非常多的人接受和喜爱。

  希望他能像hyukoh一样找到主流和小众之间的平衡,脚踏的实一点,少迎合,多装逼,做得好,姐姐给你甜甜圈吃。

  就像我最喜欢的他的歌,《美好前程》里写的一样:
 
  回首过往如诗,篇幅小却真挚。
 
  于是。美好前程,便如是。

 

〖撒野〗——争(二)

*我一点也不懂摔跤,写着玩儿的(奸笑)

  肉肉:好的,现在让我们把视线转回到比赛现场,比赛马上开始。

  我们看到双方队员已经进入了比赛场地,正在酝酿和热身,比赛还有5分钟即将......

  什么!他们已经开始了。呃,好吧,估计大家也已经习惯了两位队员这种24小时随时pk的状态,我们还是来认真关注比赛过程吧。

  首先我们看到蒋刺头一个虎扑将顾霸天摁在了床上,试图用双手钳制对方,目前看来是占据了优势。

  顾霸天并没有选择在这种劣势地位强攻而是按兵不动,发动了..发动了嘴炮攻击。

  咳,我们知道在比赛中用言语压制对方是一种非常有..有智慧的选择,可以激怒对方,扰乱对方但心智,从而失去原有的节奏。

  我们现在看到蒋选手已经成功地被激怒了,他的脸因为“愤怒”而通红,明显有些沉不住气了。

  虽然现在蒋刺头还处于上方的有利地形,但是我们应该很快就能看见顾霸天...呀!漂亮!顾选手抓住了时机,成功翻身在上。

  叉指导:是的,我们看到现在顾选手现在已经成功占据了有利的地形。不得不说,刚刚他的动作真的是十分的干脆利落。首先借机捏住了蒋选手痒痒肉集中的腰部,趁对方手松懈之时一个侧身翻的同时控制住了对手双臂,成功处于上风。

  其实摔跤比赛不止是爆发力的对抗更是耐力和精准的把握,有时候猛然冲击也容易被钻进空子。

  肉肉:嗯,是的没错,现在很明显能够看出蒋选手有些吃力,进攻的速度也放慢了下来,可能是先前的动作幅度太大,有些体力消耗。那么,叉指导现在他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再进行反转呢?

  叉指导:之前我们分析过双方的优势。 蒋刺头的摔跤技巧比较好,只要他稍有机会一定会加以反抗的。接下来应该还会有机会看到更激烈的对抗。

  肉肉:好的,让我们把目光重新放回现场。现在蒋选手开始反攻了,他的双腿正在试图压制中挣脱,小腿勾上顾霸天的小腿,然后一个漂亮的翻身!未果...

  不得不说身体素质真是蒋选手的硬伤,腿肌力量明显不足,唉,有点可惜,多好的一个机会。

  好吧,我们看到蒋选手的意志明显消沉了下去,有些自暴自弃的任由顾霸天动作,哦!不,蒋选手反击了!他反击了!他还是运用双腿夹住顾霸天,然后用头朝上撞去,运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挣得了机会。真是好样的,距离比赛结束只有一分钟了!顾霸天,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夺冠呢?

  我们看到顾霸天四肢被禁锢,咦?不对,大家看他的手他正在努力的去抓枕头,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

  好的!他抓住了!顾霸天非常敏捷的甩手,对着蒋选手的后脑勺狠狠一击!真是智慧与力量并存!

  倒数5秒,蒋选手还在试图反抗!

  4,蒋选手还在试图反抗!

  3,蒋选手还在试图反抗!

  2,蒋选手还在试图反抗!

  1!时间到!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这里是钢厂床上摔跤总决赛的现场!就在刚刚一个新的冠军诞生了!他就是我们的顾霸天!他是新的希望,是我们钢厂不是好鸟队的骄傲!他是我们的冠军!!!!让我们为他喝彩欢呼吧!

(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宜播报啦!姨母笑。)

〖撒野〗——争(一)

*内心os太可爱

 
  肉肉: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由钢厂五台为您独家直播的床上摔跤总决赛。

  我是今晚的解说员肉肉。

  今天非常有幸的是,我们请来了著名的摔跤教练员叉指导。在接下来的比赛过程中,我和叉指导会实时解说比赛的最新状况,为大家带来精彩的摔跤比赛。

  正如大家心中猜想的那样,进入决赛的两位队员又是我们的钢厂顶尖选手顾霸天和学霸新星蒋刺头。

  虽然这两名选手已经进行了无数场巅峰对决,但是肉肉相信每一次的比赛都会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那么,叉指导,你对这两名运动员有什么样的看法呢?您认为今天晚上的最终赢家会是谁呢?

  叉指导:嗯,好的。我们先从两名队员的个人素质说起。

  这两名运动员毫无疑问都是十分有实力的选手。相信大家都还记得我们曾经在赛外见证过顾霸天的“跨栏”热身赛。这场比赛中他虽然没有赢得最终的冠军,但其腿部肌肉的发达程度以及灵敏的身体反应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能看出他的下肢力量非常强劲,对全身肌肉的控制也十分有技巧。当然,从顾队员各种抡人的日常训练中我们也能看出他的上肢力量也不容小觑。

  相对而言,蒋刺头选手身体素质稍稍逊色一些,但是格斗不仅是身体的硬碰硬,更是方法技巧的重要对抗。我们可以看到蒋刺头选手的思维是非常缜密敏捷的。不论是脱口而出的千字检讨还是高考中全省前十的傲人成绩都是其聪慧大脑的高度展现。

  所以对于今天晚上的决赛结果到底是如何我也非常期待。

  肉肉:感谢叉指导为我们带来的详尽分析。现在转回我们的比赛现场,比赛即将开始,今晚到底花落谁家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看完了撒野,随便说两句。

蒋丞丞和顾飞飞和这歌儿还挺贴。可能对于大飞来说,蒋丞就是那个为他推开世界的门的那个人。

  那么多年历久弥新的伤,生活都不由分说的都往他身上砸,他还要匀出自己最坚定厚实的耐心,去呵护二淼,想想就心里发闷。

  蒋丞也是,纷乱繁杂的家事,突如其来的变化,都结结实实的拌了他一个跟头。其实看蒋丞的时候有种变形记的感觉orz,嚣张的少年被扔到了小县城,开始认识生活真实的模样。虽然深刻而刺骨,可是并没有把他的冲劲和昂扬的精神磨秃,反而是更加勇敢有力量。

  中间两个人闹分手那段时间就非常压抑,现实的狠毒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巫哲大大文笔真棒,虐的我肝都颤了)

  还好,最终的结局是彼此都在互相救赎,磕磕碰碰也没忘了拽紧对方的手。

祝兔飞和猫丞天长地久啦,撒花撒花。

最近天天天天都在撒野

又甜又闷得人心里发慌

(所以我就没时间写文啦看完再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飞丞党人

——图片转自微博

〖巍澜〗欲盖弥彰

*我是勤奋的人。嘿!

〖巍澜〗

  特调处的人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对赵云澜这一身性冷淡长裤长袖感到十分不解。

  虽说立秋已过,可这秋老虎也赶不上的热实在是让人没有秋天已至的感觉。这大热天的穿着这么一身严严实实的黑,还能心如止水,实在是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林静第一个憋不住,问道:“阿弥陀佛。赵处,您这是打算磨砺心智,潜心修行吗?”

  小郭也真心实意的关心:“是啊赵处,这么热的天,憋出痱子来了怎么办?”

  老楚:“我看他就是脑子进水,捂热乎了才好蒸发。”

  只有祝红没有说什么,只是以最近阅过千万本“文学”的眼神凝视着他。

  其实,赵云澜现在......

  很热!

  非常热!

  热到想撕衣裸奔的那种热!!

  可是吧。他又心虚的看了一眼祝红,感觉自己的前追求者,现cp粉,已经把他看穿了。

  赵云澜假装满不在乎的笑了一下:“是吗?我倒是不觉得热,只是怕晒伤我这光鲜亮丽的皮肤,破坏了我英俊高冷的形象。”

  众人哄笑,只有祝红依旧以某种兴奋的眼神盯着他。

  祝红猜的没错,在这层层黑色掩盖之下,是密密麻麻的..草莓。

 唉,沈巍这饥渴了一万年的正人君子,每天晚上都要把赵云澜翻来覆去翻来覆去地折腾半天,全身上下都要划领地似的蹭过一遍才肯罢休。这样做的后果除了腰酸背痛腿抽筋之外,就是各种各样的痕迹,多到连赵云澜这个臭不要脸的都不敢露点什么出来。

  偏偏每次事后脸红垂睫的人还是沈巍自己,让赵云澜都不知如何开口。只能自己翻出来长衣长裤稍作掩饰。却没想到躲得过别人躲不过蛇。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回家,晚上,就在沈禽兽又一脸娇羞的撕他衣服的时候 赵云澜作为一只过去时态的1的尊严觉醒了。

  他借着自己刚恢复不久的灵力一巴掌拍开了沈巍的爪子,严肃的说道:“等一下。沈巍,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先跟你说。”

  沈巍愣了一下,然后也莫名其妙正襟危坐了起来。

  一般赵云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都不会在半路停止动作,见他突然这么郑重的样子,沈巍心里有点紧。

难道是地下那一帮子鬼又上来闹事儿了?

  沈巍看着赵云澜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只记号笔,对他说道:“你看。”

  然后就看见赵云澜拿着笔在自己的胳膊上画了两道横杠,又在大腿上画了两道横杠。

  赵云澜严肃的说:“算我求你了宝贝儿,咱们从今天开始约法三章,你只亲我划线以内的区域好不好?”

  沈巍脸红。

  赵云澜:“真不是我有什么意见。主要是这大热天的我天天穿这么严实实在是有点吃不消。”

  沈巍持续脸红。

  赵云澜:“真的。咱们就把夏天熬过去了就行,到时候你想摸哪儿摸哪儿,想亲哪儿亲哪儿都行,我都任你处置好不好?”

  沈巍:“别,别说了...”

  赵云澜:“那你这是同意了吗?”

沈巍低头很小声很小声的嗯了一声。

  赵云澜眉开眼笑,凑上去吧唧亲了一口,在美滋滋中又被压在了床上。

 

  第二天,赵云澜穿着短袖走进特调处的时候感觉自己神清气爽,脚下生烟。

  好久没有这么舒爽凉快的感觉了!

  却不想下午外出的时候,来了场跑暴,全身上下淋了个透湿。

  某些暧昧不清的痕迹最终还是这样暴露在了全处笑得欲仙欲死的眼神中。


  赵处,欲盖弥彰,何必呢?

(⑉°з°)-♡